小林神

我在这里。

1.
從錄音棚出來已經很晚了。買了飲料回去,看見含光哥在小沙發上睡著了。
然後我就想到,給錢以後我也沒忘記說謝謝。
這個事情要等他醒來,說給他聽。

2.
微博下面有人問,你的含光哥叫你笑一個,你會笑嗎?
含光哥不會這麼做啊,和他在一起的時候,感覺我一年的份都被他笑完了。
再說,我又不是不會笑,只是我經常在想事情,反應有點慢了而已。
平時的時候,沒什麼好笑的,為什麼我要笑。

3.
節目放出來以後,我不應該看那麼多遍的,那樣很奇怪。
當然我不是在看自己,我沒那麼自戀。我瘋狂的在想,是不是燈光和剪輯的關係,為什麼含光哥唱歌的時候,給我的鏡頭會顯得我那麼……我不知道怎麼說,反正不像好兄弟的眼神。
這種感覺好爛。

4.
含光哥醒來以後,吃完了夜宵,我們收工回去了。
我和他說了,說我說了謝謝,他就笑了。他太容易笑了,好像甜甜圈吃一點少一點一樣,他也是說一句話笑一下,可能這兩條都是自然規律吧。
然後我發現一個無關緊要的事情。
含光哥笑起來,嘴角有兩個小彎。

给杨超越的诗

你说你的名
字是超越
所以你超越了

超越了小村子
超越城市
超越中国
后面会超越太阳系的
小恒星 小行星
超越以后 他们在你的宇宙里

升起 降落
小村子升起
城市降落
中国缓慢旋转
到了月亮旁边
中国发现月亮尖尖
上慢慢长了一个
小嫩芽
小兔子啊呜一口
把月亮的煎饺 和嫩芽
吃掉了
吃成一个小小小小的圆




[荣耀101]英雄入座 初评级

 第一期 王座之争

    周六,荣耀101第一期要播了。百里守约往茶几上摆了一大盘自己烤的红薯脆片,小疯子手快,还没上桌就抢了一片,被百里守约打了手背。他一点都不在意,对百里守约嬉皮笑脸的,咔嚓咔嚓把手巴掌那么大的橙色脆片吃光了。
  百里守约有点无奈,接着往桌上摆盐水花生和毛豆。兰陵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下来了,自然地伸手剥了个花生,自己拿了一颗仁,另一颗递给花木兰。
  “不知道凯去那边习惯不习惯。”苏烈坐在单人沙发上,感觉有些勉强,好像可乐要从罐子里溢出来一样。
  百里守约还是有些不能接受,凯是队长捡回来的,脑子有点不灵光,这里的医院没法儿治,但公款送到长安治顺便上电视……怎么听都不太对劲。不过凯自己答应了,他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  厨房烧的绿豆汤好了,百里守约把内胆端出来搁在一边晾,然后从冰箱里拿了橙汁和可乐——说起来,这个冰箱还是凯去参加节目的通告费,加上他们各自的一月工资买的,玄策当天就高兴疯了,在里面放满了可乐。
  电视刚好放到荣耀101的大logo闪过。
  百里守约坐下,发现盐水花生已经被剥了一小堆,他有些发愁,不知道这么些够不够吃到节目结束的,于是又去厨房拿了一箱猪肉脯,切了半个西瓜,带了两串冻硬了的葡萄出来。
  桌子被堆得满满当当,百里守约这才满意,坐到弟弟旁边,伸手拿了一片瓜吃。
  一开始,是大歌手嬴政坐在看起来就很贵的沙发上,喝着看起来很贵的红酒的画面。他站起来说着什么,打造王者峡谷第一团体,重新定义荣耀圈之类的。玄策都半懂不懂的,百里守约勉强做了个总结,就是观众投票选出来几个人,以后会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们。
  镜头一转,就是呈现金字塔形状的座位安排,百里守约看见忍不住皱了皱眉,他并不喜欢这种等级森严的感觉,不等他说什么,第一队进来了。

.

  屏幕上显示的是太古魔道公司,高挑的少年拉着比他矮一些的男人进到镜头画面里。
  少年穿着白色T恤,上面印了很大的“升官发财”字样,右下角贴了“哪吒”的名字牌。他的头发很长,不太柔顺,披在肩膀上,有点到处乱翘的趋势。而男人皮肤黑黑的,穿着绿色的连帽衫,脸上的笑很狡黠,名字牌上写的“太乙”贴在连帽衫的正中央,把原本的图案都遮住了。
  “我们是随便坐吗?”太乙这么问,得到答案了,就拉着少年坐到第一排的角落里,两个人咬着耳朵,不知道在说着什么。
  第二个进来的是楚汉公司,很高大的男青年率先走出来,他的头发染成亮蓝色,脸上没什么表情,后面出场的是扎着高马尾的女生,她穿着红色的连衣裙,腰细腿长的,很抓人眼球。
  男青年穿着黑色的长风衣,粉粉的名字牌就显得有点破坏气氛,上面写的是项羽。女人的是虞姬。
  项羽说“既然我们是三个人,就到那里去吧。”
  哪来的三个?
  镜头给了画面,百里守约才看见那个穿着青色衬衫的人。他好像会隐身一样,存在感低的不行。百里守约这么想着,有些怜爱这个人。
  他作为狙击手,肯定把自己藏在暗处,可是上节目的话,因为本身存在感低而被忽略,就太惨了,百里于是着重看了一下那人的名牌,上面写的是鬼谷子三个字。
  鬼谷子走到太乙的旁边坐下,项羽和虞姬去了中间的位置。
  人陆续的进到镜头里面,有组团来的,也有单独一个来的, 他们都选好了位置,金字塔顶端那个“1”座位一直空着。
  节目组造了挺多悬念,比如稷下音乐学院的第一名诸葛亮会不会坐在顶端,有一说一,这是个长得很上相的男青年,姿态挺拔,长得高而清瘦,脸上明明笑着,却有种离别人很远的感觉。而另一个可能坐顶端的是是很出名的说唱歌手赵云,百里守约知道他是因为他的粉丝,他们在赵云生日的时候给偏远地区长城捐了一所中学,这让玄策可以不用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了,百里守约的感觉是,粉丝很有钱,很好,这个明星应该也很厉害的。
  诸葛亮和rapper赵云从两个出口出来,两个人都呆呆的对视了几秒——百里守约不敢说,他们看起来有点橘里橘气的。
  而且两个人还很默契的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下来了,两个很可能坐到王座上的人,就这么坐下来,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。

  真正坐上王座的是个男青年,眉眼很俊朗,可是带了单眼的黑色眼罩,不知道是耍帅还是出什么事情了。他笑的很亲切,气势很强,名字牌上的字是夏侯惇。他就这么步伐坚定的上去了,下面坐着的选手仰头望着他,他低头俯视,双手合十鞠了一躬,然后坐下来。不知道哪里先,反正大家都噼里啪啦鼓起了掌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  
  

[all蔡]来者不可追(下)

双手离开方向盘 让风带着我到未知的方向

全门派x蔡居诚 含云蔡bg
链接在评论里

[华暗]我可以摸摸你的箫吗

“谢谢少侠,若非少侠及时出手相救,我们必将损失惨重!少侠仁义,无以为报!”
中年人一脸感激地与华山对视,绝口不提报酬的事。
没一会华山便败下阵来,抱拳道:“不必客气,江湖救急罢了。”
.
.
他和暗香走出了大门之后,暗香才讥讽:“怎么?不是一定能弄到钱吗?”
华山有些底气不足:“本来,出手襄助就不应索取钱财的。”
暗香冷哼一声:“我可不想给白眼狼出力,你还准备怎么办?”想了想,他又补充道:“如果你想不出法子,就照刚刚我说的。”
“不行!”华山想都没想就出声:“我们才刚到这金陵城,做些鸡鸣狗盗之事实在是无耻极了。”
“你乱说什么。”暗香反驳:“我是劫富济贫。你不穷吗?”
华山语塞,许久才闷闷道:“我弄钱,你不要乱跑。”
暗香把手背在身后,做一个让步的表情。

.
.

“……你这样弄不到钱吧?”暗香看着在大街上突然舞起剑的华山,默默和他拉开一点距离。
华山没有说话,只专注地挥动手中沉重的剑鞘。别人因为他的大动作而让开一块空地,又因为他的大动作慢慢聚起来看他。
.
“好!”
暗香看他一个空翻,奋力拍起手,还中气十足地叫了声好。搜出钱袋子里孤零零的一枚铜板,使了巧劲掷在华山面前。
它在太阳下翻滚几圈,成功晃花了这些人的眼睛。
华山与暗香此前没有这样配合过,华山是好人却不是蠢人,硬着头皮道:“觉得好看就给点钱吧。”
暗香先前的动作鼓励了这些人似的,他们纷纷把铜钱抛起,可铜钱只是啪一声落在地上而已,连滚都没滚多远。
有个半大小子抛了一次又一次,后来估计是兜里钱没有了,便偷偷蹲下,捡起地上的铜板又丢。
暗香状似无意的轻撞他的手肘调整角度,最后这枚硬币在半空中拼命翻滚,好像要
变成一朵漂浮的金色火焰似的。
那人都看傻了,半晌才嘿嘿的笑出声来,蹲下又要再来一次。
暗香握住他的肩头,从地上又捡了一枚铜板塞到他手里: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
“不……我不是……”那人脸色瞬间涨红,在别人的好奇注视下,把手中两枚铜板都丢到华山身前,匆匆离开了。
.

“这么多钱,可以找便宜的客栈住了。”华山攥着鼓鼓的钱袋,脸上表情终于放松了一些。
“钱给我。”暗香看华山惊疑不定的脸,又补一句:“都给我。”
“你拿去要做什么?”华山把钱袋递给他,有些不安地问。
暗香指了指面前写着千钧楼三字的招牌:“搏一搏,破布变绫罗。”

.
.

华山看见苦瓜脸出来的暗香,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“对不起啊。”暗香低着头不看他:“我们不能去住那个便宜的客栈了。”
华山一脸肉疼的表情,却还在安慰他:“没事的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我们今晚可以去夫子庙避一避……那里风大一些,月亮却很好看。”
暗香的肩膀微微抖动着,好像就要哭出来了。
“好吧。好吧。”华山头痛极了:“我把我的剑当掉,今晚一定有地方给你住的。”
.
暗香发出一道气音,他实在憋不住,笑出了声。
他对着华山摊开手掌,给他看硕大的银锭子。

“……”华山真的没脾气了。

.
.

华山没喝过这么好的酒。
也没住过这么好的客栈。
暗香笑吟吟地看他,问道:“带你来这儿吃饭,你不想谢我吗?”
华山很干脆:“多谢。”
“……”暗香撑着下巴:“一句多谢不够。”
不等华山再说什么,暗香就继续说:“我要你给我吹箫。”
“……”在大堂里吹箫实在是尴尬,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暗香这话一出,就有不少人用奇怪的目光看过来了。
“我们到房里再说吧。”华山打算先应付过去。
“那去你的房里,还是我的房里?”
“我去你房里吧,吹完我就走了。”华山思考一会,这么答道。
不知道为什么,他这么回答以后,看他们的奇怪目光就更多了。

.
.

华山只会一曲《折杨柳》,那是入门之初为送齐师兄离开,特意彻夜学的。
暗香似乎一点也没听出来曲中所含的离别意味,只搓搓手臂道:“这曲子听得我凉飕飕的。”然后便伸手,用手掌按住了出气口。笑得有些无赖。
但是暗香生得好看,做这个表情显得他五官愈发生动,硬生生使华山心跳漏了一拍。
.
两人的酒量都不怎么好,华山顺从地把箫放在暗香手上,看他也没擦拭,就这么张嘴含住自己刚刚吹的地方,一时间只觉脸上着了火似的,眼睛四处乱看,又控制不住偷偷回到暗香脸上。
.
暗香一直吹不出连续的音,便兴致缺缺地把它还给了华山。
华山不知为何也没有清理,直接把箫挂回腰间。
.

当他拇指偶然拂过那一点湿润时,便觉得像在雪地里站了一夜,回房泡热水澡一样——酥麻到了甚至有一丝疼痛的意味。

【王者荣耀】红纸

神仙下凡(ˉ﹃ˉ

弦和昭_RW小竹排:

白鹊
ooc
小学生文笔
设定内见




01


三月初春,正是花木抽芽的时节,临安城的余雪还未消干净嫩生生的绿便就着湿润的残雪萌了出来,临安断山上的树木多,新生出的叶芽虽然只有米粒大小却是新的亮眼,站在对山的见月楼楼顶望过去,便是一片带着甜意的翠。
山中有一无名庙宇,虽然无人知道这庙叫什么名字,为谁而建,供奉着谁,可到了这个时节,来拜访庙宇的临安城人总会多了起来,烧香祈福,问缘求签,红色的愿纸挂了一树,待到庙中那棵几人环抱都抱不住的百年桃开花了,再来赏花还愿。
  
李白却最烦这个时节,还把它称之为“三月愁”,他一人在这里不知道多少个年月了,夏秋冬鲜少有人会来这里,他独自潇洒快活,春天却要看着这些凡夫俗子们噼里啪啦的,就要踩塌他的门槛,这一年依旧如此,他若想求清净,就只得像现在一样,月挂了树梢再出来。
  
“发财。”
  
“求段好姻缘。”
  
“中状元。”
“他理我,不再生我气。”
  
李白拎着酒壶靠坐在百年桃的树枝上,入夜有风,吹得绑了满树的红纸哗啦哗啦乱响,他随手拽住一张,一字一句地念着,然后放开,再捉住另一张,继续念,一连读了十几张后,大约都是些升官发财求桃花这样的普通愿望,他终于觉得有些无味了,于是拨开酒壶塞子,仰起头一阵乱灌。
 


“果真有些凉了。”喝痛快了,李白放下酒壶,他方才的动作实在豪放,衣襟都被淋得湿透了,他却并不在意,扣回塞子后,他用手背擦了擦唇角的水痕,正两眼放空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,却忽然听到树后有轻微的响动。
 
沙沙、沙沙。
像是枯枝拂过地面。
  
难不成又是后山的野猫到这里作乱?
李白想着,轻手轻脚地攀到了另一根粗枝上,准备打那群成了气候的小玩意一个措手不及,他扒开垂下的红纸和已经开始变得柔软的树枝朝下看去。
戴着紫色围巾的少年刚把稻草笤帚立到一边,然后弯下腰去,从被扫作一堆的写废了的愿纸中翻翻找找,最后捏出一张较为整洁的,小心翼翼地压在百年桃的树干上抚展。
  
李白不动声色地往树的深处藏了藏,月初的月尚没有那般明亮,他眯起眼睛,只觉得树下的人黑白的发,紫色的眼睛,他看着他有些不真切的熟悉,再想却不知道哪里熟悉。
  
围巾少年捏着抚平的红纸对着庙宇中的光亮照了照,他碰碰纸张上端的两团墨迹,神情一瞬间的怅然,一只乌鸦扑棱着翅膀飞落在了院子的墙头上,嘎嘎叫了两声,少年回过神,然后踮起脚尖,把手中的红纸挂到了百年桃最低的一枝上——那应该是今年新长出来的,小指粗,与其说是树枝,不如说是一棵芽。


空白的。    
少年走后,李白跳下树
,伸手摘下了他挂到树上的红纸,除了原来的两团墨迹,纸上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  
“愿纸要挂得高些才会灵。”李白自言自语道,一个纵云梯,他又飞身上了树,随手把那张红纸挂到百年桃最高的枝头上。
  
02


越近桃花开的日子来庙宇参拜的人越多。


平时了无人烟的地方现在门庭若市,香炉中的陈年积灰被磕碎撒到了半黄不青的草地上,新香供起,橘红的光点落的飞快,不知道是便宜了哪里来的孤魂野鬼。
  
李白则是又睡了一天,他独自生活,所以能醉则醉,一切都将就着,衣食向来得过且过,每年也就是这个时候能就着上供来的好意打打牙祭,许是睡的久了,他有些头疼,去井中取了些水洗漱过后,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又折回了正厅。


“还好,还剩些。”
翻腾了一下,李白满意了,他把酒壶别在腰间又上了树,今日来的香客较昨日又多了两层,满树的红像是燃烧着的火团,风一吹,便见火团摇曳起来,在满院子的新绿中越发显眼。
而李白则一腿曲起一腿掸在枝上靠着树干闭目养神,桃树活了百年长得有小楼那样高,寻常人往树枝上挂愿纸都要踩着庙宇中的梯子,他自然是不用,轻轻几跳便能藏进巨大的树冠中,早年他也好奇过这些一年一至的香客,便躲在树上悄悄观察他们,如今对他们有些厌烦了,这里便成了躲避的好去处。


“来了么。”
忽然,他眼睫轻颤,睁开了双眼,话音才落下便又是昨日那般的“沙沙”声,他知道他今天会来,可即使这样,他的心情还是没来由的明快了些。
  
围巾少年依旧没有发现他。
若他不愿意,没有人会发现他。
  
围巾少年又在拿着扫帚清扫落在地上的红纸,他的姿态很是好看,不急不缓,带着些少年人没有的沉稳,手是修长有力的,可动作却很轻,李白的目光从他的额发滑落到他纤细羸弱的脖颈上,觉得他像是什么迷失的小动物,安静着、孤独着。
  
“被风吹走了么?”
围巾少年没在百年桃的那一小枝上见到自己挂上去的愿纸,小声自语了一声,眼神有些黯淡,李白见他沉默了半晌,又弯下腰要从别人写废的纸张中挑选时,手指轻握,喊出了声。
  
  
“喂。”


  
他从百年桃上一跃而下,伸手去拉了围巾少年的衣袖,少年未料想有人守在这里等他,先是一惊,然后转身就要跑,结果被李白这么一拽,直接捞到了身前,他抬头看着李白,一双眼睛里又惊又怒,被他这样瞧着,李白才觉得是自己唐突了,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,然后摊开手掌。
  
“这个给你。”李白松开围巾少年的衣袖,把手中的物什递到他面前,这东西他在手中攥了半天,不过好在他体温于常人低些,又不是会出汗的体质,所以保存的还算较好。
  
围巾少年愣了一下,有些狐疑地抬抬眼,拉住自己的这人手心中躺着一张红纸,干净鲜艳,还点了金,即使略微有些起皱,也看得出来是一张上乘的未用过的愿纸。
  
“不要吗?”李白见他半天不动,解释说:“我昨日见你在树下捡红纸,以为你需要来着,所以特意留了一张给你,吓到你了么?”他带些歉意地看着围巾少年,眼睛像是湖水中的星辰,少年心中微微一动,修长的手指蜷起伸开,沉默了半晌,他一把抓过红纸,然后扭过头去,发出生涩又别扭的两个音。
  
“谢谢。”


  
许是太久没和人有过交流,他的嗓音带着一种不该属于少年人的沙哑,可李白不在意,见围巾少年收了红纸,他便高兴起来,百年桃树上的花还未开,他就伸手折了一枝挂着几点绿的新芽下来,然后递到了少年面前。
  
“客气了,我叫李白。”他朝他笑,露出了一口白牙。
  
围巾少年低下头,用手指一遍一遍把红纸上的褶皱抚平,半晌,他才低声说:“我叫扁鹊。”
  
起风了。
  


03
  
“还有不几日,桃花就要开了。” 


李白伸手把扁鹊拉到了自己常待的枝上,两人并排坐着,他们透过枝叶间隙,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楼。


“那里每日都是这样,人很多。”李白从腰间解下酒壶,先是自己灌了一口,然后冲着扁鹊摇摇酒壶,问道:“要来点么?夜里有露,会凉。”


  
扁鹊摇了摇头,两腿并拢,手放在腿上,坐姿乖得很,他性格拘谨,这人却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,在他道过谢报过姓名之后,又邀他明日再来,说给他留笔墨,于是一来二去,两人便熟了起来,春是生发的季节,百年桃结了骨朵,他便献宝似的拉了自己上来,两人坐在树间,晚风习习,月逐渐丰了起来,又没有夏日里不停歇的虫鸣,倒也显得恬静。


  
“也好,你看起来就不是会喝酒的样子,若是醉了晚归怕又要被你师傅数落了。”李白收回手,吹开了坠到自己额前的红纸,扁鹊安静,鲜少说自己家里的事,每日和李白小待一会儿便要回去,有一日天气不好,雨下个没完,李白有意留他,他才说是师傅在家中等他,回晚了要受责罚。
  
“你才是该少喝些,免得喝倒了自己又要在树上睡上一晚。”扁鹊往上扯了扯围巾,眼睛带着一丝笑意。
  
李白尴尬地哈哈了两声,又假意去看香客写在红纸的愿望,前天临安城的什么官员来此参拜,他最厌恶这样的权贵,于是便多喝了些,一觉睡得甚至错过了扁鹊,再睁眼已经是第二日了,香客们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,他身上盖着条紫色的围巾,灰头土脸的,狼狈至极。
  
“长命百岁。”


  
扁鹊脸旁的红纸上写着这样四个字,李白才想起再没见扁鹊挂起愿纸,于是问道:“你的红纸写完了么?”
  
闻言,扁鹊愣了一下,然后摇了摇头。
  
“写坏了么?”
  
“没有。”扁鹊翻出红纸拿给李白看,依旧是崭新的空白的。
  


“很珍贵,挂起来,我就没有了。”他看着李白,说得很认真。
  
扁鹊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贪心。


  
04
百年桃开花了,不少人都住到了山脚下,等了半个多月,那样极致的景谁都不想错过。
 
扁鹊捋了一把青草,坐在树下折蚱蜢,李白握着剑柄在庭院中挥舞,剑背触向百年桃的树干,花瓣便像是雨落一样坠下,撒在了扁鹊的头发上衣服上,还有一片沾到了他的嘴唇上。


“花期就要结束了。”李白把剑收回鞘里,坐到了扁鹊边上。 


  
扁鹊刚把最后一根草塞进蚱蜢里,见李白坐了过来,便把这小玩意放到了李白的头顶上。
  
“我知道的。”他说,语气平静。
  
“那你明天还会来么?”李白侧脸看着身畔的少年,他比初见时还要消瘦,睫毛垂着,整个人透明的仿佛要消失一般。


  
“我今天会陪你待到天明。”扁鹊答非所问。
  
李白怔了一下,许久,他笑了起来,然后贴近扁鹊,把嘴唇印到了他唇间的花瓣上。
  
05
花期之后,百年桃枯了。
他抱着酒壶坐在枯枝上,满地都是碎掉的花叶和许久未扫的灰,他抬头看看枯树顶枝上残留的红纸,一瞬间,又回到了冰天雪地的时候。
  


“桃花开。”
  
小小的孩童抱着桃树的树干,把自己的围巾缠了上去。
  
“等到桃花开了,师傅就回来接我。”


他抬起头,天真又努力地微笑,冻得紫红的小手伸伸,像是想要拉住谁一样。
  
“所以你什么时候开花啊?”


——end——


地缚灵愿望实现就会消失


  


  
  


  

[姜蔡] 落魄风尘

..
姜疏x蔡居诚

..

“这世间总是好人不得善终,恶人如鱼得水,你说是也不是?”
姜疏并未看向蔡居诚,他的目光飘飘荡荡的,在昏黄天穹上的孔明灯之间跳跃。
.

“恐怕是的。”
蔡居诚站在他身旁,离长廊上的花瓶盆栽远远的,栏杆也不碰。他实在被各种名目的花费弄得疲累了,连眉间都结着一层郁色。
.

姜疏收回目光,见他这幅样子实在可笑,便不自觉的嗤了一声:“你这小倌倒是有趣。”
.
明明骨子里是高傲的,却不得不畏首畏尾,小心翼翼的奉承自己。说的话虽是迎合,却莫名带了诚挚的认同。
那恨恨的样子,好像真被什么恶人磋磨了一顿似的。
.

姜疏玩笑般对他试探道:“我这里有个问题,你若答得让我满意,我就赏你些好东西。”
蔡居诚嗯了一声,不客气道:“我只要钱。”
.
真有趣。
.
“我有个仇人,不久前我将他杀了。”姜疏顿了顿:“可想到他这几年活得不错,我就觉得太便宜他了。偏偏与他混在一起的那些人,是连命都不放在心上的白痴,杀他们也不足以泄愤。”
“你说,我这火该怎么消了好。”
..

“这还不简单。”蔡居诚认真的表情陡然放松了,顷刻间便漫不经心道:“那几年间,谁给他行了方便,与他有了交往,一个个都给些教训。不把命放在心上,就把他在意的东西毁了。”
“他要是个能舍命救人的蠢货呢?”
“留他一命,在他面前杀些无辜之人便是了。”蔡居诚冷冷道。
.

姜疏抚掌而笑:“我觉得与你投缘极了,你可愿从这儿出去,做我身边一名小厮?”
对方却回道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我堂堂武当下任掌门,还得巴巴的伺候你?”
“若你不伺候我,我就走了,那赏金自然也没你的份。”姜疏觉得他的自称也颇可笑,但却没管,只狠狠戳他痛脚。
“你——”蔡居诚眉头蹙起来,一时间只得骂道:“无耻!”
.

姜疏知他这是被气得狠了,也没去落井下石的心思,只莫名期待那眼尾闪耀的一点水光快落下来。
却终究没等到那个时刻。
.

蔡居诚很快便收拾了心情,冷淡提醒道:“天色不早了,客人还是快走吧。”
“你这儿能留宿吗?”
“你想干什么?!我可是正经人!”蔡居诚咬了咬牙:“快滚!”
“钱够多就行了吧?”
姜疏当然无意留在此处,只是看这人变幻的脸色实在可笑,忍不住拿话刺刺他。
..

他倒是很快学会了蔡居诚教的东西,此刻便一股脑用在他身上。

..

梁妈妈来催时,姜疏才把鼓鼓囊囊的钱袋丢在蔡居诚怀里。
“赏你了。”他看着蔡居诚下意识搂紧钱袋的动作,不无恶意地补了一句:“让爷开心了,下次就给你更多。”

.

在蔡居诚的呸声中,他心情愉悦地下了楼,面对玲珑坊外喧嚷的白痴人群,他头一次没有感到烦躁。
嘴角还克制不住的上扬,肯定是一副蠢相。

[明蔡]似是故人来

蔡居诚到点香阁的时候是傍晚,他所见的夕照覆在玲珑坊的朱墙青瓦上,混出一种脏脏的黄颜色。
他克制着自己不去想武当山上的那些事情,也不去想那里的景色,不去想落日给屋顶镀的辉煌金边,木桥上细碎的光影,偏殿中滞留的空荡的风。
.

他在房间里环顾一圈,第一件事是用加了料的茶水浇灭加了料的熏香。
可房间里还是残余着那让他不适应的香气,这让他推门出去,在夜风吹拂的栏杆旁站定了。
外面的情况并没有更好,角落的啜泣声,寻欢作乐的富商们嘶哑的笑声和舞姬歌女的娇笑让他厌烦。
按他在武当受的教导,此时他该翻身下去,解救那些被困的女子,教训那些又肥又蠢的嫖客,或者至少悲悯地念一句“无量天尊”。可他却只觉得好笑,恨不得那些人哭得再厉害些,笑得再大声些,反正不会有人听到,不会有人改变。
.
.

当他走了一圈,循着感觉推开暗色的木门时,却在房内看见一个人。
那人背对房门坐着,衣裳是此处女子惯有的半遮半掩,露出了半截雪似的脖颈和白皙圆润的肩头。
她听见响声便转过头来。
蔡居诚心知自己走错了,可看着那张美艳得像花朵一样的脸,不知怎么就有些迈不开步子。
“公子有事?”那人嘴唇天生带些弧度,抿着嘴也像有笑容。
“……”蔡居诚犹豫一会,还是把心内回响着的,有些荒唐,有些无耻的真心话说出来。
.
“我看姑娘似曾相识。”
.
他本以为这话会引来一声哂笑,却不想那人只静静看他,没有要笑的意思,也不像要发怒。
蔡居诚受了鼓励似的,把余下的许多话也开口说了。
.

其实也没什么,无非是他还小时(那时邱居新也未入山门),跟一个总是阴着脸,不得掌门与众长辈喜欢的外门小师弟交好。那小师弟虽然个性沉闷,天赋却很高,他与那人交流本门功法时总能得到新的见解。
小师弟某次外出后就没再回来过。可能是出了什么意外,可能另有新的际遇了……
.

蔡居诚絮絮叨叨说了一些。他停下来时,一直安静倾听的姑娘轻笑一声,像嘲讽却又不像。
“你没有找过他吗?”
她倒了一杯酒,雪白细长的手指托着青瓷杯。天色愈发幽暗,衬得她的肌肤像在发光似的。
“后来出太多事了。”蔡居诚只得这么解释,他不知道怎么说,下山的几次都一无所获,只得想着做了掌门便能动用许多力量寻找了,可却陷入与邱居新争斗的沼泽里,渐渐便忘了初衷,直到……直到落得如此境地,碰见眼前这个和小师弟不像却让自己想起小师弟的人。

.
那人起身寻了火石燃起灯,蔡居诚随她的动作看见随意堆在木柜上的各色珠宝,以及瓶中簇簇的,仍滴着露水的木芙蓉。
烛火燃起后她又背对着蔡居诚坐下,橙红的暖光被夜风吹得一漾一漾,她背上明暗的影也不时晃动着。
“夜深了,公子还是快离开吧。”她低声这么说道,拿了长长的银剪去拨弄烛芯。
蔡居诚不好再待下去,只得最后问她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.
.

半晌不得回应,他有些失落地走到门外,伸手关门时,听见若有似无的“方莹”二字。
.
蔡居诚一时间怀疑自己听错了,他再想推开这门,却见门缝里挤出一只瘦小的奶猫。
“这是……你的猫吗,方莹姑娘?”他犹疑地扬声问道。
“不是。”房里倒很快传出答案。
.
“那,我替你养它吧?”
蔡居诚蹲下身挠那猫的下巴,它翻身享受着,粉色的皮肤裹着凸显的肋骨。
蔡居诚当然不是什么好人,他也不喜欢动物。可这时他好像变成了一个未谙世事的小姑娘,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情意都掏出来给这只可怜的奶猫。

.
.

夜色更暗了,深紫的天上悬了许多孔明灯。
在金陵城次第响起的烟花声中,蔡居诚听见房门另一端传来轻柔的“好”。
.

那声音实在细微,好像烈日下的一片薄冰,几息之间就化成了濛濛的水汽。

江南日照时

胡铁花看了两眼张三手里的鱼,又抬头看有些刺眼的明亮天穹。
木柴燃烧着,火焰上方的空气被烧得扭曲,张三的眼睛平视着火焰,不急不慌把鱼翻面,淋了一层醋,又恢复凝视鱼的状态。
胡铁花探出舌尖舔了上唇,他没有说话,这时候说话张三是听不见的。他想知道张三手上的鱼什么时候能好,但问了不会得到回答。他知道,远不过喝掉手里的这坛酒,近呢,反正一时半是好不了的。
他在这一个范围的时间里漫无目的的选择,思维也肆意放空,他没有开这坛酒,就像张三说的,性急的人吃不到好东西。
..
.
他摸到了自己的腰包,那里有一颗珍珠。
不大,但是秀致可爱,黑色的。他在金陵城的十字路口被这个小东西砸到。
或许是谁家姑娘想对他表示情意,他本来想拿去换酒喝,不知怎么莫名其妙想到张三喜欢,于是莫名其妙的收起来,现在又莫名其妙赶过来,等着吃张三烤的鱼,顺便把这个东西给他。
或者应该说,等着把这个东西给他,顺便吃他烤的鱼。
江南的微风携着柳枝的气味,河水的气味,木船的气味,花朵的气味慢慢吹过来,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已经很小很小,连火堆也吹不动了。
..
.
胡铁花仿佛陷入了一种茫然的状态中,这种茫然是温暖的,舒适的,好像太阳下伸懒腰的家猫。他需要这样的感觉。
他毫不费力地嗅到柳枝上的新鲜嫩芽,河水中的柔软水草,木船上的潮湿麻绳,成簇成簇的大片花朵。
他嗅到张三手里纤细的木签,那是很好的毛竹;木签上的鱼只剩最中心的一点点还是生的,那是一种清甜的生鲜气,这时候吃应该是最好的——在他这么想的时候,张三把它从火上移开,漫不经心地递给了他。
张三还开了酒坛子,于是酒香也逸散出来,沾染在张三过于修长的手指上。
好酒。 张三这么说。
张三的是什么味道的?
如果要胡铁花描述,他能想到热水。这个词很扯淡,却很精确。张三是太阳熏染的热,但是他成天待在船上,自然有沉沉的水汽。所以,张三是被太阳晒热的水。
胡铁花微笑起来,试探着咬了一口滚烫的鱼肉。他在张三烤另外一串鱼之前掏出那颗珍珠,摊开手掌让张三低头就能看见它。
在胡铁花看来,张三只有少数几个时候是顺眼的,捕鱼的时候,烤鱼的时候,现在又多了一个,看珍珠的时候。
“捡来的,送你。”胡铁花把手往上移,让张三注意到。
“……”张三接过来,声音还是不大不小的:“如果是金大小姐或者是高女侠在这里,你要把这个给她,现在你已经是一团没有翅膀的花虫子了。”
“还要被踩扁。”他把珍珠放进蓑衣的内袋里,冲胡铁花意味不明地笑了笑,“也就是我……”
他没有再说下去,倒一瓷碗酒,朝胡铁花敬一下,抿了好几口。
胡铁花难得没有回嘴,这只能是因为日头太暖,风不大不小,嘴里的鱼肉好吃,佐鱼的酒也很不错。
烤鱼的张三很安静,比其他任何时间顺眼一万倍。

[all蔡]来者不可追(下)

车翻了  写不下去了 告辞